歡迎進入榆林網!
榆林傳媒中心主辦
<
>

“塞北”變“江南”,這個村怎么做到的?

發布日期:2019-08-26 15:42
8

downLoad-20190826154743

8月,天高云淡,走進橫山區黨岔鎮北莊村,微風吹過,稻浪隨風搖擺,泛起陣陣漣漪。正值抽穗的季節,稻花飄香,蛙聲四起,仿佛來到了江南水鄉,讓人流連忘返。

“前幾年,我們村可不是這個樣,靠著這一畝三分地過活的農民,一年辛辛苦苦下來收入不高,村民種地的積極性也很差。”北莊村黨支部書記陳登業說。面對困境,北莊村村民在村“兩委”班子的帶動下,自發成立合作社組織,通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,不僅使大家的“錢袋子”鼓起來了,村容村貌也得到了很大改善。

土地流轉,“轉”出致富路

北莊村全村總耕地面積6900畝,其中山地3900畝、水澆地3000畝,依靠良好的自然條件和豐富的水資源,這里的村民一直以種植水稻為生。但是后來,由于土地鹽堿化嚴重,再加上種植成本升高等原因,幾千畝優質良田逐漸撂荒。

面對這樣的情況,村黨支部書記陳登業看在眼里、急在心里。于是,陳登業開始籌劃著在北莊村實行規模化、集約化、機械化種植。

經過多次考察、調研、討論,先后召開了40多次協調會,在2016年冬天,終于吸納湊齊了40股,共籌集啟動資金100萬元,“榆林市橫山區業雄農林牧專業合作社”正式掛牌成立。村里1000多畝水稻地順利流轉,開始嘗試規模化機械化種植水稻。

合作社成立后,為打消村民對發展村集體經濟的顧慮,村干部們走在前,干在前,帶頭搞起了水稻產業。經過一年的精心運作,喜獲豐收。秋收后,股民們每股分紅一萬元,分大米210斤。

產業見到了效益,村民們的積極性就提高了,紛紛表示要參與到集體經濟中來。這給北莊村的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奠定了堅實的基礎。2018年,陳登業在“業雄合作社”的基礎上,牽頭重新組建了北莊村集體經濟合作社,以每股5000元的股金、吸收股民414戶,共籌集股金207萬元,又流轉了1400多畝水稻地,進一步擴大了生產規模。過去的兩千多畝的鹽堿灘,經過村民的精心耕作,成為了穩產高產的良田。產業發展邁上了新臺階,村民見到了利益,得到了實惠。

科學種植,“種”出品牌增效益

集體產權制度改革,使村民們得到了實實在在的利益,思想也有了很大轉變。合作社成立起來了,怎樣發展集體產業,進行規模化經營,就成了村干部們關心的問題。

北莊村選準了水稻產業,通過引進技術、創建品牌、延伸產業鏈,為整村產業的發展按下快進鍵。

有了業雄合作社成功盈利的經驗后,北莊村經濟合作社得到迅猛發展。陳登業告訴記者,合作社起步階段缺少技術和經驗,他們也在摸著石頭過河,一步一步摸索,解決難題。

因為北莊村的3000多畝稻田很多都鹽堿化,種不成莊稼。為了更好地修復和改善土壤,提高農作物產量,2016年起,當地政府便在北莊村實施了高標準農田建設。“我們也想辦法,請專家過來給我們測土配方,選用了一種測土配方肥,稻谷長得也不錯。”陳登業說。

今年3月,北莊村的村民再一次迎來分紅大會,本次分紅總金額215萬元。“很高興!我分了2000元。”村民陳政和說,當初看到村里人很多都入股,他并不看好,直到去年村民們分了紅,他才看準了,積極要求入了股。“我們的目的是全民入股、一戶不漏、戶戶分紅、人人見利,壯大集體經濟,實現長久發展。”橫山區黨岔鎮代片干部王博說。

為了拓寬村里的水稻銷售渠道,提高附加值,今年年初,村里建起了水稻加工廠,同時創辦了“稻香黨岔”大米品牌。在北莊村經濟合作社的廠房里,劉世福和劉建奎正忙著將已經裝袋的大米擺放整齊,“我在合作社有股份呢,平時來這兒干活兒,工錢另算。”今年59歲的劉世福說,“以前我們賣的是稻子,價低掙不了多少錢,現在有了自己的品牌,加工成大米,能賣上好價錢。”

寬幅梯田,開啟鄉村發展新篇章

俗話說,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。北莊村現如今,合作社的產業以稻田為主,可是稻田發展資源畢竟少,就那3000多畝水地。每年的收入都是固定的,要想進一步發展,還要把眼光瞄準山上的土地。

村民劉建奎說:“原先我們村里計劃推這個山地,八成的村民都不同意。因為一推山地,坡坡洼洼都種不成了。后來,村里組織我們出去參觀。發現其他地方山山峁峁都推得平平的,還建的大棚,好著呢。”

通過多次組織外出考察,開闊了村民的眼界。2018年4月開始,村里組織平整了1500多畝寬幅梯田,“這個梯田建好了,我們的機械設備都能用上,就能發展山地特色產業了。”陳登業說。

經過村委及村民代表多次論證,北莊村決定對村里的山地進行產權制度改革,整體進行統一規劃,建“四園”(養殖園、高效農業大棚園、五谷雜糧種植園、花果采摘園),以土地入股和人口入股的方式發展。陳登業說:“如今我們準備在山上建80個大棚,預計今年11月就能建好,飲水工程也進入設計階段了,估計能跟大棚差不多時間完工。”

橫山區黨岔鎮代片干部王博告訴記者,已經與村民商量出了一個發展規劃,就是充分利用這個村1500畝的寬幅梯田,1200畝的近水林地,開發圍欄養雞,山地養殖小區;利用北莊村得天獨厚的地理優勢(古銀州城),搞鄉村旅游,發展旅游文化產業。“將來北莊村要以‘黨項文化’、‘古銀州遺址’為底蘊,打造古城文化主題、稻香農耕主題、戶外文化三大主題,讓游客能感受銀州古城、體驗水繞田園、身臨無定河畔的鄉村旅游。”

記者手記

脫貧,關鍵是激發內生動力

面對村里沒有產業的狀況,北莊村沒有等靠要,而是充分激發內生動力,立足實際,放遠眼光,埋頭做事,實現了由貧到富的振興發展。

在北莊村采訪的過程中,村民們的思想認識轉變,令人印象深刻。從過去的不理解,到嘗試加入,再到分紅;從過去小規模的單家獨戶種植,到如今的規模化機械種植,集體經濟合作社已經成為了聯結村集體與農民的紐帶。為了更好地拓寬產業發展思路,村里多次組織村民外出考察學習,解放思想,讓村民打消了疑慮看到了希望,更激發了脫貧致富的積極性。

資源匱乏,生產方式落后,缺乏能夠有效帶動經濟發展和貧困人口收入穩定增長的產業,是制約脫貧致富的瓶頸。貧困群眾既是脫貧攻堅的對象,更是脫貧致富的主體。打贏精準脫貧攻堅戰,既要有可持續發展的產業,更要激發群眾的內生動力,引導困難群眾靠自己的努力脫貧致富。

本報記者 劉予涵

本文來源:榆林日報編輯:謝麗麗

微信閱讀

手機閱讀

APP下載

狐狸爵士登陆
如何做好客户资产配置 浙江11 选5 一 147斯诺克比分 新华联股票 娱乐棋牌大厅怎么下架了 什么赛车游戏最好玩 516棋牌游戏中心 黑龙江6十1开奖结果 捷报比分直播手机触屏版 申通快递股票行情走 下载大连天健棋牌? 3分PK10玩法 体彩四川金7乐同号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 310足球比分网 福建十一选五彩票